crystal

I am not afraid, I smile for life.

喵喵喵喵喵喵???
这个恩爱秀的......
扎心了猫神🌝🌝🌝
昨天半夜想起来看solo赛的我被猝不及防地塞了一口狗粮🌚🌚🌚

原来我一直喜欢你

老铁们我克里斯托汉三回来了!

总感觉上次更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……

咳,这一章,一个龙套(?)以及德拉科的情敌——克鲁姆将会出现。他的出现,在一开始,的确给德赫二人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化造成不小的阻碍,不过剧透一下,他的一系列行为在最后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助攻作用!当然,乔治和弗雷德以及南瓜汁将会是最大的功臣……

好了不剧透了,正文这里走,希望各位老铁食用愉快~

 

 

 

四.一杯南瓜汁引发的“惨案”【上】

   

  “天哪,他真帅!”

  

  “是啊是啊,我快被他迷死了!”

  

  “啊!他回头了!是在看我吗?”

  

  “你想多了,他肯定是在看我!”

 

  “不!是我!”

 

   “才不是呢!他在看我!”

 

霍格沃茨黑湖边,一大群女生正为克鲁姆刚刚的回头是在看谁而吵得不可开交。

 

彼时,我们的赫敏正坐在湖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认真地看书。被吵闹声影响到的她有些鄙夷地看着这群叽叽喳喳的女生。

 

“真不知道这些女生是怎么想的,为什么这么沉迷于克鲁姆呢?”

 

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她十分不解。

 

赫敏无奈地摇摇头,好奇地看着正在跑步的克鲁姆,他经过她身边时,注意到她的注视,转过身冲她打了个招呼。

 

“早上好,格兰杰小姐。”嘴角一个迷人的弧度。

 

赫敏一时惊得忘记了呼吸。

 

    身后的女生们纷纷嫉妒不已:“她是谁啊,长得真难看,克鲁姆怎么会跟她打招呼呢?”“是啊是啊,瞧她那样儿,不就是个书呆子吗。”

 

不得不说,克鲁姆实在是很有魅力,连年级第一的学霸赫敏也有些招架不住他的微笑。赫敏的脸有些泛红,出于礼节,她也报以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。

 

但渐渐加速的心跳还是暴露了她的内心。

 

赫敏微微喘着气,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呢?

 

她疑惑地拿起书本,拍拍沾在袍子上的灰尘,匆匆离去。

 

 

“哈利!哈利!”罗恩使劲拍了哈利一下,他才回过神来。

 

“哥们儿,你这是怎么了,一直魂不守舍的。”罗恩一脸担心。     

 

“没什么,我只是...在想三强争霸赛的事...”哈利扶着额头,有些生无可恋。

 

“或许你应该称它为四强争霸赛,哈利。”赫敏走到二人身边坐下,打趣道。

 

“早上好,赫敏。”

 

“早上好。”

 

“说实话,哈利,虽然我是你最好的哥们儿,但我不得不提醒你,克鲁姆的实力不可小觑,他是你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”罗恩拍了拍他的肩,语重心长地说。

 

“是啊,哈利,还记得他在魁地奇世界杯上的表现吗,你需要重视起来了。”赫敏一脸担忧。

 

“是啊...我觉得我没有什么胜算了...你们瞧,他来了。”

 

三个人同时扭头看向克鲁姆。

 

他正在和卡卡洛夫交谈着,并没有注意到三人,直到身边的同伴提醒了他。

 

克鲁姆有些诧异地看向三人,他的视线停留在赫敏的身上,冲她挑了挑眉,点头致意。赫敏立刻条件反射地报以一个微笑来回应他。

 

“Oh  my  gosh!”罗恩难以置信地说,“你们看到了吗?刚刚克鲁姆冲我点头!梅林啊!我,我有点激动,你们说,我是不是该趁机上去要个签名?”

 

哈利和赫敏无奈地对视一眼,罗恩实在是过于自恋了。

赫敏低下头来吃着吐司,她不断想着克鲁姆,“他还记得我呢...他刚刚跟我打招呼了...这,真的有点不太真实啊。”她的手指无意识地卷着自己的头发,第一次,她用她那智慧的大脑开始思考一个无聊的问题。

   

  一桌之隔,德拉科慢慢地喝着南瓜汁,他着迷地看着赫敏,梅林啊,她连发呆的样子都那么好看...

 

   “德拉科?德拉科?”潘西伸出手在德拉科眼前连挥了好几下他才回过神来。

  

 “什么事?”

 

   “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你的南瓜汁早就喝完了,你拿着一个空杯子一个劲的喝空气吗?”

 

   德拉科才发现自己的杯子空了。

 

   这就有点尴尬了。

 

  “哦,我刚刚在想昨天斯内普教授布置的论文呢,没注意。”呼,好险,还好我机智,德拉科得意地想。

 

  “是...吗?开始昨天斯内普教授什么作业也没有布置呀?”潘西狐疑地看着他。

 

    “是吗?肯定是你记错了,潘西,肯定是。我,我先走了。”

 

完蛋,我好像撒了个假的谎。德拉科懊恼地想。

 

三十六计走为上计!

 

德拉科强装镇定,绷着脸快步离去。

 

“砰!”

 

“真抱歉!”“对不起!”

 

德拉科看向来人,走得太急,他撞上了克鲁姆。

 

“真不好意思,我刚刚没有注意到你。”克鲁姆诚恳地道歉。

 

“没,没事!”德拉科轻松地挑挑眉,向克鲁姆点头致意便匆匆离去

 

克鲁姆回头看着德拉科的背影,他本能地感觉到一股敌意从德拉科身上透出。随即,他否定了自己的猜测,自己还是过于多疑了。

 

逃离礼堂后,德拉科靠在墙上,心有余悸地喘着气,刚刚自己的行为真是蠢透了,他懊恼地叹口气,朝斯莱特林的地窖走去。

 

 

用过早餐后,格兰芬多铁三角该去上特里劳妮教授的占卜课了,三个人十分不情愿地拿起书本,磨磨蹭蹭地站起来。

 

前往占卜教室的路上,罗恩忍不住吐槽起神神叨叨的特里劳妮教授,“说实话,我真不想去上她的课,占卜实在是没什么用。”

 

赫敏附和道:“我也这么觉得,上占卜课就等同于浪费时间。我还不如去图书馆看看书呢。”

 

“唉。”三个人默契地长叹一声。

 

 

“克鲁姆!克鲁姆!给我签个名好吗?”“走开!明明是我先来的!”“签在这里!签在这里!”“哎呀你踩着我的脚了!”

 

走廊不远处的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,赫敏好奇地看向声源处,一大群霍格沃茨的女生围成一团,正争吵着让某个人签名。

 

罗恩惊喜地瞪大了眼睛:“克鲁姆!那是克鲁姆!梅林的胡子!我今天人品爆发!我也要上去要签名!”说着,他开始在包里掏笔和纸。

 

哈利拦住他,“可是罗恩,我们再耽误的话就要迟到了,你不想被特里劳妮教授训斥吧?”

 

罗恩悻悻地拉好书包的拉链,“你说的也是.......下次有机会再找克鲁姆要签名。”他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女生群中的克鲁姆。

 

赫敏挑了挑眉,目不斜视地走着,就在和克鲁姆擦肩而过的瞬间,她鬼使神差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

就是这么巧,克鲁姆刚好从女生们花花绿绿的签名纸上抬起头来,二人的目光撞了个正着,克鲁姆有些诧异,但很快就掩饰了下去,他对赫敏调皮地眨了眨眼睛。

 

赫敏呼吸一滞,连忙转过头来,紧走几步追上哈利和罗恩。

 

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不少,脸上也是一阵滚烫,深吸一口气,她告诉自己:冷静,冷静。

 

正在跟哈利疯狂安利克鲁姆的罗恩,条件反射地回头问赫敏的意见,他狐疑地盯着赫敏,“你这是怎么了,赫敏?为什么你的脸这么红?”

 

赫敏连忙掩饰:“没,没什么,你不觉得今天很热吗?”

 

“是...吗?可是今天在下雨啊,一点都不热。”罗恩更加感到奇怪了。

 

“可是我觉得很热啊...”抛下这句没头没脑的话,赫敏匆忙地跑进教室,找了一个远离哈利和罗恩的座位。

 

罗恩对于赫敏不自然的表现十分怀疑。

 

他转过身问哈利:“哥们,你不觉得赫敏这几天都很奇怪吗?”

 

哈利赞同地点点头,“而且我发现,只有在碰上克鲁姆的时候,她的举动才会很不自然。”

 

 

占卜课上罗恩的内心:

 

为什么赫敏每次见到克鲁姆都浑身不对劲?难道...难道是她为了帮哈利赢四强争霸赛,偷偷对克鲁姆做了什么坏事所以心虚吗?不!赫敏不能这样做!克鲁姆可是我的偶像!她不能对他做坏事!我下课就去警告她!

 

 

占卜课上哈利的内心:

 

原因显而易见:赫敏对克鲁姆有某种复杂的感情,这才导致她在遇到克鲁姆时行为反常。作为她朋友,除非她对我有所隐瞒,我从来不知道她和克鲁姆有什么深仇大恨,所以,仇恨的感情可以排除。兄妹之情见面尴尬..完全没可能。这样一来,剩下的只有——赫敏暗恋克鲁姆!对!这下肯定没错了!

 

 

一堂枯燥无味的占卜课就在二人的各自的沉思中过去了。

 

下课铃一响,哈利和罗恩猛然从脑内小世界里醒过神来,同时站起打算去找赫敏问个清楚。

 

视线扫过整个占卜教室,可就是找不到赫敏。

 

哈利一拍脑门,“占卜课之后赫敏要去上麻瓜研究学!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!算了,罗恩,我们回公共休息室去,等赫敏下课再问她也不迟。”

 

罗恩耸了耸肩,现在,也只能这么做了。

 

 

格兰芬多休息室里

 

刚一坐下,罗恩就迫不及待地拉住哈利,有些激动地说:“哈利!我想了一节课,我觉得,赫敏绝对是偷偷对克鲁姆做了坏事,她心虚,所以看到克鲁姆才会如此不自然!我是不是很聪明!”

 

本以为和自己猜到同样答案的哈利·太高估好友·波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。

 

“哥们,你的智商被巨怪吃了吗?赫敏怎么会是那种人?再说了,就算她做了坏事,她会让你看出来吗?二年级她偷了斯内普教授的药材做复方汤剂,你看她在斯内普教授面前有半点心虚吗?”

 

“.......好像是这么回事儿,难道我猜错了?”罗恩一琢磨也觉得自己的结论站不住脚,“那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

哈利左右张望,压低了声音:“我是这么想的,赫敏可能暗恋克鲁姆。”

 

罗恩难以置信地张大了嘴:“你说什么?”

 

“赫敏暗恋克鲁姆。”

 

罗恩显然受到了惊吓,提高了音量:“赫敏暗恋克鲁姆?!”

 

周围有人朝他们这里看过来。

 

哈利连忙捂住罗恩的嘴:“小点声!你是想整个格兰芬多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吗?而且我说了,只是可能...”

 

“知道什么?”

 

“当然是知道我们的小赫敏暗恋那个长得很帅的克鲁姆!”

 

“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?”

 

“我们无所不知!”

 

乔治和弗雷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但显然,他们听到了哈利和罗恩的对话,而且是最关键的部分。

 

“你们俩怎么会在这里?”罗恩被吓了一跳。

 

“乔治,小罗尼问我们为什么在这里!”

 

“我们不在这里,应该在哪里?”

 

“我们无处不在!”

 

“无时无刻!”

 

罗恩一脸嫌弃:“够了你们俩,收敛点。”

 

弗雷德一脸坏笑,“那么我想问问我们的小罗尼,把赫敏喜欢克鲁姆的事昭告整个霍格沃茨在不在‘收敛’的范畴内呢?”

 

“别别别!千万别!否则赫敏会杀了我的!”罗恩顿时慌了。

 

哈利告诉自己要忍住,“我刚刚也说了,这只是我的猜测,不是事实。”

 

乔治一把勾住哈利的肩膀,

 

“是不是事实,找个办法试试赫敏不就知道了吗?”

 

罗恩和哈利怀疑地问:“什么办法?”

 

弗雷德和乔治对视一眼,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:我懂得/是的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

“我们已经有了万无一失的计划。”

 

哈利有些犹豫:“你们真的靠谱吗?”

 

乔治和弗雷德齐声唱道:“请务必相信韦斯莱兄弟!”

 

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那厢,毫不知情的赫敏猛地打了个喷嚏,

 

“是谁在念叨我?”她很疑惑。

 

 

 

To be continue……


原来我一直喜欢你

  233我克里斯托汉三又回来了!

  在这里我要认个错,这篇文我前前后后写了快一个月,因为拖拉...

  咳咳,这次的文章写的是德赫两人在霍格沃茨的日常,文中有各种大家喜闻乐见的糖~总之,这一天,两人对彼此的了解更加深入了,

赫敏对德拉科的感情也有了那么一丢丢的变化,日久生情嘛老铁们。

  不管怎么样,希望各位老铁能喜欢这篇文章,食用愉快~

  正文这里走:


三.霍格沃茨的一天

  “又是排得满满的一天。”

  

    格兰芬多长桌上,罗恩边吃早餐边看今天的课程表,不满地嘟哝着。

  

“瞧瞧看,魔法史、保护神奇生物课,啊,还有魔药课……”哈利无奈地叹了口气,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斯内普教授的课。


  “我可不想和一群斯莱特林一起上课!”罗恩翻了一个白眼,无力地趴在桌子上。


   赫敏耸了耸肩,目光越过旁边的赫奇帕奇长桌,看向斯莱特林的长桌。德拉科又在和周围的斯莱特林高声谈论着什么,一脸的得意洋洋,其他人在听完他的话之后都一边放肆地大笑一边看向哈利三人,这么看来他又在讲哈利的坏话了。


  “闭上你那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嘴,马尔福!”罗恩实在忍不下去了,大声地冲德拉科喊道。


  哄闹的礼堂瞬间安静了下来,大家纷纷扭头看向德拉科,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,更有甚者拿起了相机,对,就是科林。


  果然像吃瓜群众想的那样,德拉科被激怒了。他把面前的杯子猛地朝前一推,南瓜汁因为惯性全部泼在了对面的克拉布身上。德拉科腾地站了起来,身边的几个斯莱特林也跟着站了起来,嘎巴嘎巴地捏着自己的拳头,对哈利三人坏笑着。他从袍子里抽出魔杖,看起来准备对罗恩念咒,罗恩也立马拿出自己的魔杖。但德拉科并未动作,只是站着,狠狠盯着罗恩。

   

   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。

 

“韦斯莱,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,你有多大的能耐,竟敢叫我闭嘴!”德拉科冷笑一声,“你要为你的话付出代价!”话音刚落,他便举起魔杖,指向罗恩。


  “够了!马尔福!”赫敏突然大喊道。她走到罗恩的面前,手里拿着自己的魔杖。


  她冷冷地说:“马尔福,我绝不允许你侮辱我的朋友,在我看来,罗恩比你这种人强一万倍。如果你想要对他念咒,那就尽管来吧,看看是我懂的咒语多还是你多。”她的目光牢牢锁住德拉科。


  哈利也走上前来,手里的魔杖指着德拉科,他把手放在罗恩肩上,拍了拍罗恩以示鼓励。


  德拉科没有料到场上形势一下变化如此之大,也没有料到赫敏会突然挡在罗恩前面,他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。  


  念咒吗?可他早就决定不再欺负赫敏。


  就这么放过韦斯莱吗?他咽不下这口气。


  他迟迟没有动弹,他的思想早已是一团乱麻。周围的人有些诧异,他们本以为德拉科会毫不留情地对赫敏念咒,早已准备看一场好戏。


  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住了,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,如此紧张的对峙场面让大家连口气都不敢出。


  赫敏紧绷着神经,一丝也不敢松懈,一只手牢牢握住自己的魔杖,另一只手则拉着罗恩的衣袖,她的指节都泛白了。她不知道德拉科意欲何为,是准备放弃,或只是在使她麻痹大意。


  “放下你的魔杖,格兰杰小姐。”德拉科惊诧地转身,斯内普教授朝他们走了过来,“格兰芬多扣二十分,因为你们的同学想要伤害马尔福先生,”他顿了顿,不满地看着身边围着的学生,“所以现在你们为什么不去上课?在这里围观很有趣吗?”


  学生们立刻作鸟兽散,礼堂一下就空荡了,只剩铁三角和德拉科、斯内普教授还站在原地。斯内普教授狠狠剜了三人一眼,伸手扭过德拉科的肩,强迫他离去。德拉科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着三人,他的眼神自然地被三人解读为挑衅。


  赫敏长出了一口气,松开罗恩的衣服,手心里满是汗水。她拍了拍哈利和罗恩,“走吧,快上课了。”哈利点点头,拉过罗恩跟着赫敏跑向魔法史教室。 前往教室的路上,罗恩疑惑不解地问他的好友,“你们说,刚刚马尔福为什么不出手呢?这太奇怪了,这可不像是他的一贯作风。”


  哈利同样感到奇怪:“对啊,我也觉得不太对劲。难道是马尔福怕打不过我们三个?”


  “得了吧你们俩,”赫敏没好气地敲了敲他俩的头,“得了便宜还卖乖。马尔福没把你打的满地找牙就该知足了,罗恩·韦斯莱。难道你还期待着他对你念咒?你是不是傻。”她无奈地摊了摊手。


  三人一路狂奔,赶在上课前到达了教室。哈利气喘吁吁地推开门,教室里的同学都回过头来看他们。


  冤家路窄这句话在此刻得到了证明。


  赫敏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德拉科。


  这节课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合上。


  “Bloody hell!”罗恩暗骂一句。赫敏有些不满地斜了罗恩一眼,又看向德拉科,一直低着头写着什么的他此刻好巧不巧地抬起头来,视线与赫敏的撞了个正着。


  两个人尴尬地对视。

  

又是那双明亮的褐色眼睛,。德拉科着迷地盯着赫敏的眸子,他沉溺于她眼眸里的纯真。片刻后,他回过神来,眼里闪过一丝阴翳,他咬住嘴唇,“德拉科,她是个心灵多么纯洁的女孩,而你呢?你的心灵却是多么的晦暗!你只配一个人待在世界上最阴暗的角落,别再抱有任何幻想了!”(在这个时候,德拉科已经开始喜欢赫敏了,但他认为自己不配喜欢她,他对赫敏有着仰慕的感情。)

   

他垂下长长的睫毛,遮住了眼里的灰暗。赫敏也收回了目光,她被德拉科盯得脸有些发烫,赶紧低下头不让哈利和罗恩看见。


   小个子的的弗立维教授走进教室开始上课。


   一如既往的,无聊极了。弗立维教授平板的声音使所有人都打不起精神听课,有的人已经睡着了。


  无聊的课上要靠自己找乐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德拉科·马尔福

 

  最近他刚刚从博克-博金店得到一件有趣的小东西——一张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羊皮纸。

 

 

  这张羊皮纸虽然看起来毫无特别之处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
 你只要在羊皮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,再把它递给别人,如果在平日里你非常讨厌这个人,上面就会自动出现恶毒的图画和字句,恶毒的程度根据你对此人厌恶程度来决定。

 

  如果不小心送错了不认识的人,没关系,上面只会显示出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:请把它还给xxx。

 

 一听到这张羊皮纸的用处德拉科就迫不及待地买下了它,正忙着思考着如何使用羊皮纸的他没有听见博克·博金声音渐渐低下去的最后一句话:“如果是你喜欢的人,效果相反......”

  

 现在,德拉科打算把它扔给哈利,他已经能够想象哈利看到纸的表情了,他也准备好了狠狠嘲笑他一顿。

 

 他拿过羽毛笔,蘸了蘸墨水,在羊皮纸上写下“Draco Malfoy”,不会儿,字迹就淡了下去,墨水仿佛被吸进了纸里。他把羊皮纸揉成一团,对准哈利的头,准备扔过去。


  就在这时,他身边的高尔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,德拉科被吓了一跳,手一抖,纸团偏离了目标,飞向了.......赫敏。


   “哎呀!”突然被一个纸团砸到了脑袋,正在认真听课的赫敏特别生气,她回过头寻找罪魁祸首,只看见了一脸懵逼的几个吃瓜群众和一个正在吹口哨的...一脸什么也没有发生的马尔福。想都不用想都知道马尔福在装傻。


   赫敏厌恶地撇了撇嘴,转过身去。德拉科脸上的表情马上垮了下去,他狠狠打了一下高尔的头:“你这个蠢货!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!你坏了我的好事!”他在心里暗暗加上了一句:“而且还砸到了赫敏!”他又狠狠打了高尔一下,高尔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还无缘无故地挨了两下,委屈极了。


   赫敏看着桌上的纸团,犹豫了一下,还是拿起它,把它打开。身后,德拉科看着赫敏慢慢展开羊皮纸,惊恐地睁大了眼,他已经能够预料到自己的悲惨结局了。他把头埋在臂弯中,长叹了一口气,拒绝面对现实 。


   羊皮纸被全部展开了,与想象中嘲笑的图画和字句截然不同,淡黄的纸面上出现了一大片盛开的玫瑰,轻轻舒展着娇嫩的花瓣,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从纸上传来。


  仿佛是一阵风吹过,几朵鲜红的花瓣飞起,飘向空中,慢慢地,有秩序似

的排着队,一个接一个飘到属于自己的位置。当它们全部停下来时,赫敏才发现花瓣们组成了一个爱心的形状。她皱起了眉头,她猜不透德拉科意欲何为,于是决定继续看下去。


   又是一阵风吹过,玫瑰花田和花瓣被卷走。


   纸上慢慢浮现了一幅画,但模模糊糊看不清楚,仿佛是罩着一层薄纱,赫敏耐着性子等着它变得更清晰些。


   头发,发饰,洁白的衣裳,纤细的手,看起来是个应该是幅人物肖像画,画的是个女子。渐渐地,女子的面容越来越清晰,赫敏顿时心下有种不太好的感觉。画中人的轮廓越来越明了,赫敏皱起眉头,这个人她很熟悉.......啊!她想起来了,从服饰和周围的图案看来,画中的女子应该是九缪斯之一的波吕许谟尼亚,司管修辞学、几何学的女神,她更加无法理解德拉科的用意了。此时,女子的面容已经全部完全展示出来,赫敏霎时呆住了,那不是自己吗?


  她的大脑一片空白,她瞬间就明白了画的含义。【波吕许谟尼亚,九缪斯之一,是司管修辞学、几何学的女神,这里可以理解为羊皮纸用波吕许谟尼亚来代表赫敏是学霸,(有点草率)还可以理解为它在表明赫敏是德拉科的缪斯,是他心爱的人。一般称某人为自己的缪斯意为她是自己的女神,是自己的灵感源泉。PS:以上的资料来自于百度百科。】


  赫敏慢慢冷静了下来,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德拉科为什么要这么做?难道,难道,他喜欢自己?


  不,这太荒唐了,不可能。他是精明的斯莱特林,而自己是他除了哈利之外最厌恶的人,他怎么可能喜欢自己,这一定是他新的恶作剧,他一定是以此来羞辱自己的!对!


  她再看向羊皮纸,上面的波吕许谟尼亚慢慢消失,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句子出现在纸上:


“I like you”



   赫敏的脸红了起来,她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,这怎么都看起来像是一封情书而非恶作剧,再说了有谁会开这种无聊的玩笑?


  “可是你知道,他就是这么无聊的人。”赫敏的内心嘲弄道。


   可老实说来,这十五年来还没有人给自己送过任何情书之类的东西,虽然还没有确认羊皮纸究竟是恶作剧还是情书,赫敏内心仍然涌出了一种喜悦的情感,就像经历了数月恶寒的人见到初春第一束阳光那样的喜悦。


  她低下头,微微抿了一下嘴。然后恢复了正常的表情,抬起头来继续听讲。


  德拉科生平第一次不希望下课。往常他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像韦斯莱智商的增长速度一样慢,今天他却觉得时间像坐了波特的火弩箭一样“唰”地飞逝。尽管他是如此地不希望下课,铃声还是准时地响起了。弗立维教授从不拖堂,他拿着书本离开了教室。学生们马上收拾好自己的课本,赶往下一堂课的教室或是回自己学院的公共休息室。


   德拉科以一种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速度收拾好了书本,准备逃跑。


  他刚起身,就有人拉住了他的衣角,他颤抖着转过身,赫敏似笑非笑,手里拿着他的羊皮纸。

  

 完了。德拉科认为自己马上就会受到来自赫敏的报复,说不定还有韦斯莱和破特的。


   他紧张地捏住了自己的衣角,目光游离,不敢与赫敏对视。(德拉科·真怂·马尔福)


   谁料赫敏只是微微一笑,把羊皮纸塞进德拉科的手里,凑到他耳边轻声说:“如果这是礼物,它一定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礼物。但如果这是个恶作剧,我想说,我很喜欢它。谢谢。”


   德拉科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呆愣在原地。


   赫敏拉过哈利和罗恩,三个人并排走出教室。


  “赫敏,你刚刚跟马尔福说了什么?我猜,是在警告他吧,你看他那吓傻一样的表情,哈哈哈!”罗恩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
  赫敏耸了耸肩,“并不是。我什么也没说。”言毕,她加快了步伐,走到两个人前面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容。


 “什么嘛.......”罗恩不满地嘟哝。

  


  教室里,德拉科才慢慢地回过神来,梅林的胡子!赫敏居然没有怼自己!而且,而且她还说她很喜欢!

  

他感到很不可思议,他展开羊皮纸,博克告诉他,当主人拿回羊皮纸,羊皮纸刚刚展现的图画和字句都会再次呈现一次。看到纸上的玫瑰花和花瓣拼成的心形,接下来是缪斯,然后是“I like you”.


  德拉科也瞬间领会了羊皮纸的用意。


  他再次楞在原地,像被雷劈了一样。


  身边的斯莱特林都很无奈,他们的头儿今天有点问题。




  魔法史后是海格的保护神奇生物课。

  


  今天天气真好。


  所有人都这么认为。但今天只有天气好。


  谁能来告诉他们为什么今天四节课他们都要和讨厌的斯莱特林(格兰芬多)一起上课!!!


  “Bloody hell!”这是罗恩今天第二次说这句不太文雅的话了。


   “为什么啊啊啊啊!我再看到马尔福就要吐了!”罗恩苦着一张脸,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“那你就吐吧,祝你不要再吐出鼻涕虫来,韦斯莱。”德拉科刚好经过,顺手补了把刀。


  “你!”“我什么我!”


   德拉科强硬地回呛,狠狠瞪了罗恩一眼,后者也回瞪,两个人大眼瞪小眼。哈利和赫敏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赫敏边笑边摇头,罗恩一副吃到苍蝇似的回头看他的好友。


  德拉科和身边的斯莱特林都笑起来,他得意的看着韦斯莱尴尬的样子。不经意的,他看见了旁边的赫敏。


  她也在笑,那么开心,眼睛弯弯的像月亮,亮晶晶的眸子饱含笑意,一瞬间,德拉科感觉有一阵凉凉的风拂过他的脸颊,他的身心都舒畅起来,他垂下长长的睫毛,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
  课前小插曲让尴尬的气氛舒缓了不少。海格拖过一个看起来笨重的木箱子,神神秘秘的。哈利和罗恩悄声问海格箱子里装了什么,海格也只是神秘地一笑。


  等到所有学生都来齐了,海格小心地把箱子打开,


 “当当当!”箱子里满是蠕动着的......白色软体组织。


   学生们整齐地后退几步,一脸嫌弃。

 

 “海格,那些鬼东西是什么?不会又是...什么危险的动物吧?”罗恩一脸怀疑地问海格。


  “咳,同学们,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学习的生物——炸尾螺!瞧瞧,多么可爱的小东西!”海格一脸陶醉。同学们可不这么认为,没有人对炸尾螺表示出一点的喜爱。


  “这玩意儿可真恶心 。”德拉科皱起了眉头,朝后退了几步,海格有些不悦,“怎么会,这些小东西多么讨人喜欢啊!过来瞧瞧看!它们真迷人。”说着去拉德拉科。


  德拉科一脸厌恶,躲开海格的大手。


  “扑哧!”身后的罗恩忍不住笑出声,“哎呀,”他看起来心情特别好,“想不到你连炸尾螺都怕啊,这可真不马尔福。”


   德拉科脸上的表情马上冷了下来,“滚开,韦斯莱小子。说不定你是想养一只这样恶心的东西做宠物,你这样的人就该和这种东西待在一起。”


 罗恩不屑地撇了撇嘴角,“马尔福,刚刚的事还没找你算账呢,你现在又来找打,我现在就要修理你一顿。”

 

  他眨了眨眼睛,准备拿出魔杖。


“罗恩·韦斯莱,你想都别想。”赫敏走上前来,一把抓住罗恩的手,罗恩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她。


“你干什么?赫敏!”“你这个十足的大傻瓜!你是想在课堂上当众打架吗?你想毁了海格的课吗?你想马尔福他爸爸去找韦斯莱先生的麻烦吗?”

 

 赫敏严厉地瞪着他,罗恩闭上眼睛,深吸一口气,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,用余光看了德拉科一眼,退回到了人群中。


  德拉科低下头,没人看见他嘴角那欣喜的笑。


  赫敏松了一口气,只差一点,德拉科和罗恩就要打起来了,海格的课也差点毁了,她无奈地摇摇头,揉了揉眉心,这两个冤家,真不给她省心。


  出于对炸尾螺的一丝丝,真的只有一丝丝不喜欢,三个人远离人群,悄悄藏在树下的阴影里。哈利在和罗恩讨论魁地奇,赫敏则靠在树上闭目养神。

  

  突然,她的头发被什么东西轻轻揪了一下,赫敏马上回头,同时掏出魔杖,抵在德拉科的下巴上。


“怎么是你?”赫敏收回魔杖,疑惑地问。

  

  德拉科手肘抵在树上,手掌撑着脸,“别这么不友好嘛,格兰杰小姐,我是来跟你说声谢谢的,别把气氛搞得这么僵。”


  说着,他向前一步,靠近赫敏,手也顺势移动了位置,撑在赫敏头发的边上,此刻若从旁人的角度看来,他俩的姿势很是暧昧,这一幕简直太美好了!

  

 德拉科的脸越靠越近,赫敏睁大了眼睛,脸颊慢慢变红,她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然而德拉科只是朝她的脸轻轻吹了一口气,嘴角挂上一抹坏笑,一转身消失在大树后。(撩完就跑)


“怎么了赫敏?我刚才好像听见有人在说话,不是我们被发现了吧?”罗恩和哈利转过身来。

  

 赫敏马上装傻:“没有啊,我什么声音也没有听见。”


“哦,那就好。哈利,说到朗斯基假动作我就不得不提我们之前看的魁地奇世界杯了.......”

  

  赫敏心虚地扁了扁嘴,转过身背对着两人,她不可思议地摸着自己发烫的脸,天哪,德拉科刚刚......赫敏回想着他的所作所为,脸上一阵发烫,德拉科那双浅蓝色的眼睛又出现在她的眼前,不得不说,虽然只看了一眼,看的不算特别清晰,但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,就像雨后的天空。


  赫敏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

 这节保护神奇生物课给众多学生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回忆。可以肯定,他们一 辈子也不会忘了那黏糊糊,白花花的...软体组织。

  

  当然,赫敏和德拉科这两个翘课的学生也不会忘了这节课。多年以后,他们坐在窗前,仍会谈起这节令他们印象深刻的课。此乃后话不提。

 

 格兰芬多们和斯莱特林们已经没有心思再互怼了,两群人拖着疲惫的步伐“飘”到了魔药教室。



  他们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。

  

 和格兰芬多(斯莱特林)一起上了一天课,已经麻木了。

 

“Bloody hell.....”这是罗恩今天第三次说这句不文雅的话了。


   赫敏翻了个白眼,她已经无力管教了。


   斯内普教授一如既往地阴着脸走进来,他不满地看了看讲台下蔫不拉几的学生们,“今天,我们要调配缩身溶液。”


  学生们无精打采地拿过自己坩埚,斯内普教授制止了他们,“这堂课,我们要分组上,”他挥了一下魔杖,一张小小的羊皮纸飘在每个人的手上,“上面,是根据你们平时的成绩分配的搭档,每个人按照名字找到自己的搭档,开始调配药水吧。”


  德拉科难以置信地看着羊皮纸上的花体字:Hermione Granger

  赫敏难以置信地看着羊皮纸上的花体字:Draco Malfoy

 

Whaaaaaaaaat?

Excuse me?


  用头发丝想想都知道接下来的局面会十分尴尬。

  

   赫敏抿抿嘴,拿起自己的魔药课本,走向德拉科的课桌。


  “ Eh.......你介意我坐在这儿么?”赫敏小心翼翼地问.

  

  “当然不,请坐。哦,别这样,我又不会吃了你,格兰杰。”德拉科挑挑眉,绅士地为赫敏拉开椅子。


  “Ladies first.”德拉科示意赫敏先开始。

  

  “谢谢。嗯...我看看..我们要加入一点点粪石...可以给我一点粪石吗?马尔福.”赫敏硬着头皮让德拉科拿来一点粪石,她还不是很适应和德拉科的合作。

    

  “当然。给你。”德拉科轻轻松松找到粪石。

  

  “谢谢,”赫敏有些局促,“哦,抱歉。do you want to check it?”

  

   “是的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。让我看看...”


   “可以说十分完美,格兰杰小姐。我的意思是,我暂时还找不到一丝错误。”德拉科赞赏道。

 

    赫敏点头以示同意,随着她的动作,一缕头发不听话地滑落,德拉科自然地帮她撩起那缕散落的头发,别在耳后。赫敏不着痕迹地躲开,有些心虚地绞着手指。


    德拉科耸耸肩,接着搅拌魔药,心里却一阵暗爽。


  “有个别同学做得不错。哦,隆巴顿先生和韦斯莱先生,看起来你们遇上了不小的麻烦。”斯内普教授一脸嫌弃地看着罗恩和纳威的坩埚,里面盛着像韦斯莱夫人烤小饼干时做的面糊一样的东西,而且还呈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颜色,这和书上写的“纯净得像水一般的液体”毫不搭架。


   罗恩和纳威羞愧地低下了头,有些斯莱特林毫不掩饰地笑起来。


   德拉科一反常态,只是看了两人一眼,把嘲讽很好地隐藏在目光里,他可不想再给赫敏留下更坏的印象。


   两人的魔药快要熬成功了,当然,过程不是那么完美,两个人拘谨得像陌生人一般,连说话都要带上敬语。看到配料表的材料已寥寥无几,德拉科和赫敏都暗暗松了口气,这样尴尬的气氛,还是早点解脱为好。


  正在搅魔药的赫敏一边低头看着书,一边伸手去拿对应的蜥蜴尾巴,一旁的德拉科也连忙伸手帮她。


  仿佛是约定好了似的,两人的手指不偏不倚地碰上了,赫敏马上抬起头,诧异地看着德拉科,德拉科同样诧异地看向她。


  两个人就这么凝视着对方,没有人移开了自己的手,没有人说一个单词,时间仿佛停住了它匆忙的脚步,只为了这两个年轻人前所未有的瞬间。


  有个爱捣蛋的学生趁斯内普教授不注意,偷偷拉开了教室厚厚的窗帘,一抹光悠悠地洒下,温柔的光线刚好投射在德拉科的身上,落日的余晖给他带来一丝慵懒的美。

  逆着光看向德拉科,他的身边有淡淡的光晕,铂金色的头发上流动着光芒,发梢闪烁着细碎的光点。


  周遭的背景全部虚化黯淡,此刻,赫敏的眼中只有德拉科一个人。

 

  他的眉眼越发清晰起来,在此之前,赫敏从未像现在这样认真地看过德拉科。


  他淡金色的长睫毛微微颤动着,在阳光下闪耀得像一小片金子,悄悄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。再长的睫毛也遮挡不住他那淡蓝色的眸子,纯净得犹如雨后的天空,没有一丝阴霾,美得那么动人心弦。一贯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抹淡红,为他增添了一分亲切,不再有那平日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。


  赫敏有些看呆了,她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眼睛,只是一眼,就足以给人带来震撼,动人心魄,毫不隐藏,放肆张扬的美。那双眸子里仿佛躲藏着天上的万千星辰,明亮得让人挪不开视线。


  如此灼热的视线德拉科是不可能察觉不到的。


  片刻之后,赫敏才回过神来,那双眼睛里满是笑意,德拉科单手撑着桌子,饶有兴趣地看着赫敏。她连忙低下头,停止与德拉科对视。


“哦,梅林!我刚刚都干了些什么!那看起来一定很愚蠢!”赫敏懊恼地想,“可是...他的眼睛真的太好看了...我从来没有见到过有谁的眼睛可与他的媲美...”


“好了,同学们,让我来看看你们一节课的成果。”斯内普教授走到每一桌去检查大家的魔药并打分。


“难以置信...”斯内普教授摇了摇头,“我从未见过有谁把缩身溶液熬成这样,隆巴顿先生和韦斯莱先生,零分。”罗恩和纳威无奈地对视一眼,魔药这门课他们真的学不好。


“哦,波特先生,你的成果还不算差,”斯内普教授一脸意料之外地说道,“我想这都是帕金森小姐的功劳吧。八十五分。”潘西高傲地仰起头,哈利则不屑地撇了撇嘴。


“让我来看看马尔福先生和...格兰杰小姐的,恩,不错,很成功,九十八分,可以说这份魔药很让我满意。”斯内普教授赞许地点点头。


  德拉科和赫敏惊喜地对视一眼,这可是从他们入学以来从斯内普教授这里得过的最高分,

  

  待斯内普教授为所有同学打分完毕后,格兰芬多们和斯莱特林们便陆陆续续离开教室。


  赫敏正低着头收拾书包和坩埚,突然,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出现在她的视线里,不用说,那肯定是德拉科的手。


  她抬起头,德拉科微笑着说:“合作愉快,格兰杰小姐。”


 赫敏礼貌地冲他微笑,伸出手握住德拉科的手,“合作愉快。”


 话音未落,一个轻如羽毛的吻落在她手背上,“真希望我们下次还能合作。”德拉科点头致意,离开了教室。


  赫敏咬了咬嘴唇,站在原地等着和哈利、罗恩一同离去,目光却一直追随着德拉科离去的背影。




  是夜,银白的月光洒在格兰芬多塔楼上,赫敏躺在床上,看着窗外的弦月,她还在回味白天的那个吻。


 她翻了个身,轻轻摩挲着手背上被德拉科亲过的地方,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。赫敏闭上了眼睛,今晚,注定好梦。



  彼时的斯莱特林地窖,德拉科坐在炉火前,向高脚杯里斟着红酒。一边倒着,他一边回想白天里的每个镜头,想起自己存在占便宜嫌疑的那个吻,他轻笑一声,摇晃着杯中红色的酒液,慢慢啜了一口。对于明天他和赫敏之间还会发生什么,他真的很期待。


 “敬丘比特。”德拉科举起酒杯,随后一饮而尽。


    夜晚,还长着,足够巫师们去遐想明天。

 

   嘘,小心,别吵醒睡着的人。







   下篇少爷将会迎来他的情敌2333,坐等少爷打跑情敌吧老铁们

lovely sky❤❤❤

好久没有看见这么漂亮的天空了!😳😳😳
正在码字的我毅然决然扔下电脑😂

蛋妞生日快乐~

命运这东西就是一个圈,一旦起始,总会回到原点,这一生都不过是在重复,把这圈子,画上一遍又一遍。Never come to the end.他们不断努力,也只是跳进了另一个圆圈。

雏菊 (德哈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雏菊


      这不是一个短篇!这是一个长篇!

      关于《雏菊》的脑洞是在期末考试前一天晚上开的(所以克里发现自己在晚上写的文章最多),今天才想起来开始写。

      主要讲讲这个长篇吧。

      时间设定是在德哈毕业之后发生的故事,两个人一直在互相通信,但哈利不知道对方的身份(233)。后来你拽爷打算向哈利坦白身份,两个人约定了时间见面,然后就是玻璃渣(好像说的有点多)。但是相信克里一定会给他俩HE的!毕竟这两个人太美好了(一脸痴汉笑)。  

     对了,文中会一直插入两人通信的片段,哈利的笔名还在努力思考中,你拽爷的就是题目。估计克里想出来的哈利的笔名一定很烂。


    正文这里走~

    (这篇只是一个开头所以字数不多,第二篇已经开始码了,克里上午补课下午要找朋友浪,只能晚上慢慢码了……所以更新速度不会特别快,但也不会再来“千年更一回了(233)”)

     希望老铁们喜欢~

 

一、

  马尔福教授最喜欢雏菊。

  这是每个上过他的魔药课的学生都知道的事。

  教授的桌子上的花瓶里每天都会插上一束盛开的雏菊、他还在温室里种了一大片雏菊(斯普劳特教授对此很不开心)、就连用的羊皮纸上都印有浅浅的雏菊花纹。

  并不是没有学生不对此感到好奇。前不久,就有一个斯莱特林的同学被大家怂恿着,在课堂上举手问他为什么喜欢雏菊。

  马尔福教授并没有对此感到生气,他冲那个同学微微一笑。

 “因为雏菊对我来说,有两个很重要的意义,”他顿了顿,像是在卖关子,大家都一脸期待地等着他说下去。“第一,雏菊的颜色和我的发色相似,不是吗?”他调皮一笑。同学们都发出了不满的声音,这个理由未免太过于牵强。他看着大家失望的神色,耸了耸肩,接着说:“第二,一个我很在意的人身上具有雏菊的品质,雏菊可以说是他的象征。”

  课堂上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大家对马尔福教授口中“我在意的人”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纷纷猜测着那个人究竟是谁。有人忍不住追问道:“教授,‘他’,是个怎样的人?为什么说‘他’具有雏菊的品质?”

  马尔福教授没有直接回答,停了片刻,他轻笑一声,垂下眼睫,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抚着桌面。片刻将温柔的目光转向前方,眼里盛满了回忆。

 “他是个怎样的人?他,让人感到温暖却不炽热,和雏菊一样明亮却不灼目。他是我见过最勇敢无畏,也是最善良,心地纯净的人。”马尔福教授慢慢地说着,而后是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  教室里一片沉寂,大家消化着这几句话,里面的信息量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有的人还在试图从中找出些许蛛丝马迹,他们实在是想知道“他”的身份。

  下课铃适时响起,马尔福教授收回目光,淡淡地说:“好了,下课。”大家不情不愿磨磨蹭蹭地拿起书本走出魔药教室,回公共休息室的路上还在叽叽喳喳地讨论。

 

 

 马尔福教授,不,应该说是德拉科,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,慢慢走出魔药教室。他并未返回自己的办公室,而是走到湖边,坐在一棵大树下,岸边,巨乌贼在懒洋洋地晒着太阳。

  他长叹一声,阖上眼睛,倚靠着树。“哈利……”他低声念着一个名字,那是他深深爱着的人,他的生命之光。

  一只漂亮的猫头鹰朝他飞来,落在他肩上。德拉科取过信件,信上是一贯潦草的字迹,他低头读着信,嘴角一抹淡淡的微笑,不知哪来的一阵清风,拂起信的一角。

   “致亲爱的雏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莱姆斯•卢平


     这篇只是睡觉前的产物,写来追忆卢平教授的,但是因为时间有(太)限(懒),没写太多……


     正文这里走~

  我很快就要死了。

   我并不畏惧死亡。能够死在与伏地魔的斗争中,也是死得其所。

   唯一令我担心的,是朵拉和泰迪。

   泰迪还那么小,就要永远失去他的爸爸了。他是那么的可爱,总是用纯净的眼眸天真地望着我,冲我咯咯地笑,那么开心。我亲爱的泰迪,爸爸不愿离你而去,我多想留下来陪伴着你,看着你慢慢成长为一个出色的巫师,可我无能为力。泰迪,爸爸感到很抱歉。

   还有朵拉,我这一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。也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,对我不离不弃。可是,我却从来没有为她做过什么。我是遭人唾弃的狼人,还十分贫穷,她跟着我终日受苦受累却毫无怨言。现在,我又要离开,不能保护她一辈子。伟大的梅林,我请求你保佑朵拉能好好地活下去。

  还有哈利,我最好的朋友詹姆和莉莉的儿子,哈利。一个背负着很多的男孩。他我多想亲眼看着他打败伏地魔,为詹姆和莉莉报仇!我相信,在我死后不久,他一定会做到,我会在天上为他祝福。

  别了,我最爱的朵拉。别了,我亲爱的泰德。别了,我所有还在战斗的朋友们!很抱歉,我要先走一步了。

  我已经看见了,我的朋友们在朝我招手。

  再见了。

  [卢平慢慢合上了眼睛,再也没有了气息。一滴泪水从他眼角溢出,在脸上滑落,落在尘埃中。]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sorry


    其实这篇很早就开始写了,因为克里我的拖延症一直拖到前天才写完  ……

    Sorry  是为斯莉开的中长篇,主要是写两人在霍格沃茨的往事,还没有想好结局是HE还是BE,慢慢来不着急哈哈哈

    前期多糖,后期有糖有玻璃渣,其实我这个人是写不好虐文的哈哈哈

    

    正文这里走,希望老铁们喜欢~       

[斯莉]

  一.

  耳边不断传来碗碟被打碎的声音,还有桌椅撞在地板上的闷响。男人的怒吼和女人痛苦的尖叫夹杂在一起,很是嘈杂难听。

  西弗勒斯·斯内普一个人抱着腿蜷缩在拉上窗帘的漆黑的房间角落,一脸不屑冷漠地听着他那愚蠢的麻瓜父亲在毒打他的女巫母亲。

  是的,他,西弗勒斯,一个女巫的孩子。很不幸,他也是个男巫。

  他冷笑起来,眼前是邻居们对他家嫌恶和敬而远之的丑陋面容。

  “多么可悲啊,西弗勒斯,你是一个遭人唾弃,没人喜欢的小孩。”他自嘲地想着。突然,他变得烦躁起来,急切地想要离开这个阴冷的房间,离开这个让他痛苦不安的家,离开那些讨厌的声音,到外面去呼吸新鲜空气,也许还可以晒晒温暖的太阳。

  他一言不发地起身,拍拍衣襟上的灰尘,推开家门走了出去。

  走出房子阴影的那一刹那,初春温暖的阳光温柔地拥住了他。他眨了眨眼睛,眯着眼睛看向太阳,给了它一个充满感激的微笑。

 “谢谢。”他轻声说。

  太阳特别慷慨,挥挥手撒下万丈光芒,世间的一切都染上了充满生机的金色,当然,有些东西除外。湛蓝的天空上万里无云,纯净得如同一块宝石。和煦的春风柔柔地拂过他的脸庞,吹动了几缕发丝。街道两旁的树木都穿着嫩绿色的新装,对他恭敬地弯了弯腰。慢慢地走着,西弗勒斯的心情舒畅了起来,冷酷的脸也柔和了下来,身体不再那么僵硬,仿佛卸下了沉重的担子,他渐渐忘记了那个阴暗的家给他带来的一切不快与痛苦。

  走过几个街道,不远处的拐角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游乐场,里面传来孩子们阵阵的嬉笑玩闹声。他踌躇了片刻,还是迈开步子走了过去。

  小小的游乐场上有几个孩子在打闹,嘻嘻哈哈地很是开心,稚气的脸上洋溢着天真无邪的笑容。在他们身旁有两个女孩在荡秋千,其中一个女孩荡得特别高,深红的头发飞扬着,像一朵热烈盛开着的玫瑰。西弗勒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脸羡慕地地看着,他很想加入他们,他多想拥有几个可以一起玩耍的朋友。但他知道,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,所有的孩子都讨厌他,每次看到他过走来就马上躲得远远的,像躲避厄运一样躲着他。他也不想自讨没趣。

  西弗勒斯静静地站了一会儿,觉得很是无聊,心想不如回去看看那本关于黑魔法的书。他刚准备转身,就听见一声惊叫“莉莉!”他诧异地看过去。

  只见刚才那个小女孩越荡越高,然后猛地松手,整个人凭着惯性飞了出去,西弗勒斯和其他孩子们都惊呆了,一个女孩尖声大叫起来,几个胆小的孩子惊恐地捂住了眼睛不敢看。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,那女孩并没有从空中立马坠落,而是像一只鸟儿一样轻松地向前滑翔了很长一段距离,最后慢慢落下,稳稳当当地站在地上。所有人目瞪口呆,木头人一样地楞在原地。

  西弗勒斯最先反应过来,他的眼睛立刻染上了一抹欣喜的色彩,“那是魔法!那个女孩不是普通的麻瓜,她和我一样,是个巫师!”他激动地向前走了几步,刚想要上前询问她,却看见所有的孩子都呼啦一下朝那个女孩围了过去。他脸上欣喜的表情暗了暗,停住脚步,继续藏在阴影处观察他们。

  打头的是一个戴眼镜的棕色头发的男孩,平日里安安静静的他此刻特别激动,一脸崇拜凑到女孩跟前,仰慕地问:“莉莉,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?这真不可思议!你刚才就像一只鸟儿一样在滑翔!老实说我从没见过哪个人可以这样做。”身旁一个梳着金色马尾的女孩同样一脸崇拜地附和道:“是啊是啊,莉莉你赶快告诉我们你是怎么做到的,这就像魔法一样,太神奇了!我好崇拜你啊!”

  那个叫莉莉的女孩同样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,她不知所措地回答他们:“我,我也不知道啊,刚才我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在空中!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做过!”声音格外的好听。

  西弗勒斯不屑地撇了撇嘴,心里嘲讽地想:“那当然,你跟他们不一样啊,你可是个女巫啊,他们只是一群无知的小麻瓜。”

  莉莉的身后站着刚刚和她一起荡秋千的红头发女孩,女孩仍然一脸惊吓:“上帝啊!莉莉!你刚刚干了什么?这有多危险你知道吗!我现在就回去告诉妈妈!”看起来这个女孩是莉莉的姐妹,说罢,她转身跑开。莉莉连忙转身跟着女孩,一边跑一边喊:“佩妮,等等我!我可以解释的!”并没有任何慌乱。

  在她转过身的一刹那,西弗勒斯看清了她的脸,他立刻像被定住了一样楞在原地:一双明亮的翠绿色眼眸饱含着笑意撞进他视线,里面装进了整个夏日午后的阳光,在一刹那间扫去了他所有的阴霾与不快,他的整个世界好像都被照亮了。白皙好看的脸蛋上带着一抹运动后的红晕,额角微微渗出汗水,她脸上挂着灿烂又调皮可爱的笑,嘴角高高飞扬起来,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,漂亮的深红头发随着跑动飞扬起来,缕缕发丝在阳光中几近透明,整个人像一个多汁的柠檬一样诱人,新鲜耀眼得令人挪不开视线。

  “梅林啊,她多像一个天使!”西弗勒斯猛然回过神来,脸颊上一抹淡淡的红,没有片刻迟疑,他紧跟上了莉莉。

  一路小跑,西弗勒斯突然觉得今天的太阳热情得过了头,晒得他浑身发热,他估计自己的脸红得应该可以煮螃蟹了,他回想着那双亮晶晶的绿眸和那神采飞扬的笑脸,脸上又是一阵发烫。

  拐过几个弯,莉莉和佩妮放慢了步伐,他也马上停住了脚步,不发出一点声响地藏在院子的栅栏后面,一边默默记下到莉莉家的路线,暗想着以后可以多来看看她。

 刚跨进院门,佩妮就迫不及待地向父母告状:“妈妈!爸爸!你们不知道,莉莉刚刚做了坏事呢!”

  莉莉青哼了一声,不满地看了佩妮一眼,解释道:“才没有,佩妮在说谎呢。”“才没有!我说的是真的!”佩妮连忙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  莉莉的父母对视一眼,父亲和蔼地说:“佩妮,你说说看,我的小莉莉是不是欺负了谁?”

  佩妮高傲地仰起脸,脸上满是胜利的神色:“你们不知道,莉莉刚刚从秋千上飞了出去!”

  听了佩妮的话,妈妈马上担忧地看向莉莉,走过去检查她有没有受伤。佩妮接着说:“飞出去之后,她就像一只鸟一样在空中滑翔了好久,你们根本无法想象,那太奇怪了!我认为正常的小孩是绝对做不到的!看来莉莉是个和我们不一样的小孩!”

  莉莉涨红了脸,冲姐姐恼怒地喊:“你才跟别人不一样!我说了,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!爸爸妈妈!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!”

  一旁的西弗勒斯有点生气了,那个讨厌的麻瓜姐姐,明明什么也不懂,居然还指责莉莉!莉莉可是个女巫,不知道比她优秀多少倍!这个讨厌的麻瓜!他气愤地想着,等着看莉莉父母的反应。

  出乎意料的是,父母两人并没有生气。

  母亲略带责怪地看着莉莉,说:“莉莉,老天保佑你没有受伤!听佩妮说你刚刚在天上滑翔,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,可是妈妈知道你这样做是很容易受伤的!下次可不许这样了。”爸爸则捏了一下莉莉的小脸,冲她温和地笑。

  莉莉对佩妮得意地一扬脸,佩妮对于她并未受到任何责罚感到不满极了,一跺脚,恼怒的冲进屋里。莉莉对爸爸妈妈调皮地眨了眨眼睛,绿眼睛里满是得意,嘴角弯起一个美妙的弧度,拉过父母的手,三个人一起进了屋。

  西弗勒斯对这个结果感到非常满意。片刻后,他转过身,离开莉莉家的街道,慢慢朝蜘蛛尾巷走去,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莉莉的家。“我还会再来的。”他低声说道。

  今天是他有记忆以来最快乐的一天,因为,他终于发现了——

  天使的存在。

 

 

 

 太阳的半个身子已经没入了地平线,落日的余晖里,西弗勒斯的身影被拉的很长很长……